开启操作区

北京传说故事之锔白塔

北京内城九门中“阜成门”的来历。

      北京内城有九个门,谁都知道西面两个城门,南边的那个门叫“阜成门”,可是老北京人总叫它“平则门”,平则门原来是五百多年前元朝的老名字,为什么今天口语里还叫它的旧名字呢?这就是因为有这么一段“平则门里锔大家伙”的民间传说的缘故。
      好几百年啦,谁都知道平则门里有这么一座白塔寺(庙的正名叫妙应寺),白塔寺里有这么一座上头大底下小的白塔(白塔寺的白塔是辽寿隆三年(公元一零九六年)修建的,元朝叫大圣寿万安寺,明天顺元年(公元一四五七年)才改成现在的名字“妙应寺”。经过几次重修,最后一次是清乾隆四十一年(公元一七七六年)重修的。),它和北海的小白塔形式一样。这座白塔,不知道在哪一年,谁也说不上来的那一年,塔肚子上忽然裂了很大的缝子,这个古老的白塔,眼看是有崩裂塌倒的危险啦。管塔的人,赶忙禀报了地面官,地面官赶忙禀报了他的长官,地方官的长官赶忙奏明了皇帝,皇帝一接到这个奏章,立刻慌啦,说:“这还得了!白塔可得要赶紧修好了,白塔是国都西面的‘镇物',镇物坏啦,就破了国都的‘风水',破了国都的风水,国家的气数就完啦,那还了得?”不提皇帝老儿怎么想法子收拾白塔,单说白塔寺附近住的人家,看见白塔裂了缝子,都说:“这个大家伙一旦倒下来,那要砸坏了多少人家的房屋啊!”大家都发愁了,愁得都吃不下饭去啦,可是怎么也想不出个好法子来,只好看着白塔干着急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塔寺前面,有个卖斤饼斤面的切面铺(说故事的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还知道这个切面铺的字号叫“胜友轩”呢),常常有个锔补缸的老头儿,到这儿吃大碗面来,他总是不言不语的,吃完了饭,给了钱就走,也不说长,也不道短,也不和别人闲扯。有时候,有那爱说话儿的人,就问:“老头儿,您会锔什么呀?”“锔大家伙。”有的人就问:“老头儿,您管锔酒盅儿吗?”“不管锔酒盅儿,锔大家伙。”又有那更爱说话的人,问老头儿:“您锔的是什么大家伙呀?”“什么大锔什么。”大家都爱这么问他,因为爱听他说:“锔大家伙。”天天问,天天说,天天大家听了一笑,“锔大家伙”的老头儿,就没人不知道啦。白塔这个大家伙裂了缝子啦,大家都发愁啦,谁也没心肠再问老头儿会锔什么啦,老头儿还是不言不语的低着头吃大碗面。这天,大家正在这家切面铺里议论着白塔裂缝子,有人说:“白塔裂缝子,这得要拆了重修啊!”有人说:“别胡说啦,拆了重修,那得多大工程啊!还不如把它锔上算啦。”有人说:“这么大的家伙,怎么锔的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笑着。这时候,锔补缸的老头儿,掀帘子进来了:“喂,伙计,煮一斤宽条儿面。”大家瞧见他进来啦,有的就乐着说:“老头儿,您会锔什么来着?”“锔大家伙。”“白塔这家伙不小呀,您会锔吗?”“会锔。”大家哗的一声就哄堂大笑起来啦。有的人忍着笑说:“您真要能够把白塔给锔上的话,由我领头,左近的街坊邻居,一定请您喝一盅儿。”大家都笑着说:“对,对,喝酒是一定的。”说完话就散了。第二天——也有的说是过了几天,白塔上真有七道光华灿烂的铁箍,这个老头儿,可是从此就看不见他啦。后来,大家都说:“这一定是这个锔大家伙的老头儿给打的箍。”又有人说啦: “这位老头儿,一定是鲁班爷。”
  现在,妙应寺的白塔,还纹丝不动的在那里立着,光华灿烂的铁箍是没有的,塔肚子上却有几条凸起的道道,人们一看见这几条道道,就想起这个锔白塔的故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