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操作区

西班牙阿拉伯圣地的诉说

到格拉纳达的时候是在清晨,在Nueva广场旁的上山小路边有一辆红色的Alhambra巴士,几分钟后,我便到了售票处。阳光灿烂,天空蓝得一丝云也..

到格拉纳达的时候是在清晨,在Nueva广场旁的上山小路边有一辆红色的Alhambra巴士,几分钟后,我便到了售票处。阳光灿烂,天空蓝得一丝云也没有,我终于走进了阿尔汗布拉宫。

这座摩尔人失去的宫殿是伊斯兰风格的建筑,所有的墙上、柱上、天花板上都饰满了阿拉伯文,几何与草叶图案。奢华,无与伦比的奢华,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间,有对真主的赞美,也有诗人们留下的诗句。我本以为简单质朴才是美,但在这里,精致与繁复到了极致,美也竟到了极致。

我不得不说,由于事先看过有关它们的两三本书籍,真身到达时,那一种“久仰”的情感犹如电流,一遍遍冲刷血管。

看过那么多繁复浓郁的天主教教堂,这个据说是14世纪默罕默德五世在位时才竣工的阿拉伯宫殿显得多么朴素怡人。它建在起伏的山上,外表雄壮而粗粝,略显残破,但它是错落的,沐在阳光、苍穹、林木花草和自由的空气里,被聪明地引入水流,聚成花园里的小池塘,流过阶梯扶手,注入殿内洒成喷泉,也灌溉满园绿色。

进入殿内,它的素雅中的灿烂才慢慢显身,纤细的小圆柱比什么都壮丽,大理石地面苍白如雪,每一个墙角都精雕细刻。仰望那些花纹,细细密密,你觉得那该是丝质的蕾丝,至少也是精工剪纸,怎么可能是石头。但它们就是石刻花纹。

光线透过石头蕾丝,透过小圆拱回廊,拉长了观看者的身影。我很快就与旅伴们走失,一次次,伸出手去,按在那斑驳或平滑缤纷的墙上,以为这样,方可接近。墙上有蚀出的洞,洞里伸出花草,一只细瘦的蜥蜴爬过。

看着眼前的情境,《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的曲调不时在脑海中萦绕,西班牙吉他大师弗朗西斯科·塔雷这首吉他曲中的别有用心可能只有亲临此地的人才能有切身感受,多年以前听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根本想不到有一天我会真的来到她面前。

在上午的光线下,你只是坐在某个泉池边,看着宫殿墙壁上的饰文。光影变幻,清泉慢慢流动,视觉在固体与液体之间迷茫了,分不清是什么在流动,是水?大理石?还是时间?无须懂得阿拉伯文,也能体会那种诗情,没有任何美能同这在珍宝间流过的银流相比。水晶的世界在这里显出了她的奇妙,所有的美都浮在它的表面,滴出它的丰满。色彩与光线如此不同,又如此相似。

那个上午宫内有好些个旅行团,英、西、法、德、意、日等各种语言此起彼伏,充斥了整个宫殿。游客们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独坐其间,也许不能了解作为历史舞台的阿尔汗布拉宫,可只要有灵性,只要在喧闹的人群中静下心来,便能体会到你自己的阿尔汗布拉。

在狮园、在爱神木庭院、在喷泉流水和繁茂的植物与宫殿相掩映间、在阳光与蓝天下、在喧嚣背后,你体会到的都是只属于自己和阿尔汗布拉宫的她的静谧和你的感伤。吉他声在心头响起,轮指勾画出宫殿屋顶的瓦片,层层叠叠。低音部是人的思绪,是过去、是回忆在时空中辗转、萦绕。还有那流水,缓缓流过,流过庭院,也流过你的心中。你感觉到岁月,还有爱情。正如狮园中央,诗人赞牧拉克写下的:你能看见清水无处不在,转眼又藏入引水道,如同情人的眼窝里饱含的眼泪。

阿尔汗布拉宫的情感是压抑着的,缓缓随着流水倾诉。你可以在这个冬日上午感受这流水间隐藏着的、心中最隐秘的心情,倾听并且感动着。在宫中的某个不知名的池边,我见到黄叶、绿叶、蓝天,在静静的池中,几种简单的颜色被冬日微风搅成一幅印象派的名画,几片莲叶与一朵莲花随风飘荡在水上。我按下快门,照片上的色彩是冬日艳阳下的明亮,这其实并不是我当时的感觉,可惜我实在没有能力在照片上复写她和我的情感,就象所有最值得记忆的只能留在自己心中,而照片只是在今后的岁月里提醒我的曾经。

宫内的角落,几座喷泉默默地在繁茂的植物阴影里流淌着,光与影变幻其间,一道宫墙外便是阳光灿烂的格拉纳达,明媚与阴柔形成鲜明的对比。

狮园之外是一片废墟,那是城堡的宫墙、塔楼,气势不凡,苍凉的废墟之美恰与园中的静谧两相映照。

登上城墙,山下是格拉纳达,白屋栋栋,所有的屋顶都有着与阿尔汗布拉宫一样的层叠瓦片。整个城市建筑风格非常统一,浑然一体。安塔路西亚高原在脚下延伸,直至远方,背后便是西班牙第一高峰The Sierra Nevada。

多年以前,泰勒加来到这里的时候是黄昏,落日的余晖将雪山映红,整个园内弥漫着淡淡的忧伤,屋顶的瓦片一片一片弹拨着将要逝去的温暖, 四处可见的流水荡漾着最后一缕缕黄色的光芒……泰勒加有幸感受到这一幕并且感动,于是那感动由于他的才华留在了六弦琴上、留在了吉他声中。

下得山来,林荫小道的尽头是两边布满商店的下坡,有非常漂亮的T恤与其他纪念品。我找到了两件有加西亚·洛尔卡(Garcia Lorca)的画的T恤。那画的意境我十分喜欢,背景是稚拙的笔法勾勒的老城,黄色的月牙挂在蓝蓝的天空中,近处的墙上写着几个小字,AMOR,爱。

下午我一直在格拉纳达街头游走,累了便到古城中的院落小坐。这座城市的老街巷是年轻的,巷子里到处都是学生,四处都是学校,让我时时有混入其中的冲动。那些年轻而富有活力的面孔就在面前晃来晃去,在某音乐学院绿树成荫的院子里,好像正进行一个提琴班的入学考试,坐在近门口的椅子上,没有一个人惊讶这个东方人为何而来。琴声不断响起,在音乐声和西班牙的欢笑声中,那个城市让人觉得如此亲切以至于一个异乡人完全没有了戒备……

傍晚,在渐渐欢乐起来的城市中,抬眼可见东面小山岭上的宫殿。落日的最后几线余晖洒在带有饰齿的阿尔汗布拉宫的塔楼上,淡紫色的晚霭从山谷中升起,这宫殿显得更加神秘和忧郁。眼前华灯初上的格拉纳达,人们从各个角落涌出,街上到处是欢笑声、吉他声,两者的气质是如此不同,却同样让你感受到生命,让你去珍惜。

那天在Nueva广场的咖啡座旁,有人在弹吉他,曲调正是“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指法虽颇为生涩,但在这样的一个下午,在阿尔汗布拉宫下的广场上,这音乐却令人感动。在这里,没有了宫内的沉重、压抑与忧郁,音乐也变得简单而明快,周围的一切在安塔路西亚高原秋日午后的阳光下是如此和谐。一种属于人间世俗的欢乐与幸福让你睁开眼睛,享受蓝天;闭上眼睛,享受阳光。这一刻生活竟如此美好,在漫漫人生中这样一个短暂的时刻,在阿尔汗布拉宫的午后,在格拉纳达,一个声音在我心里暗暗地挣扎,呼喊:时间啊,你停下来吧。

那天我们多么开心,和回来后的焦头烂额比,简直天上地下......挑出沧海一粟的照片真是浩大工程,难以取舍......引一篇雨果《东方集》中的诗篇助今夜安眠:

“赭城,赭城,一个被众多精灵镀上黄金的梦。充满了婉妙的和谐,玘毁的堡垒。在静谧的午夜,还有回荡着魔音的雉堞,穿过一千座阿拉伯拱门的月光,正用白色的三叶草装饰女墙。”

来源:旅游中国网